肯?刘易斯从昏迷当中醒来的一幕,对肖恩康奈而言,已经完全超出他对医学的认识范围,他看到病床上逐渐恢复神智的肯?刘易斯,连忙走到陈天麟的面前,激动地对陈天麟问道:“Eason;dr can!你是不是会魔法?不然你用那十几支细细的长针,怎么就能够让昏迷了半个多月的肯?刘易斯先生!从昏迷中清醒过来?”

    面对肖恩康奈的询问,看到肖恩康奈那一脸不解的表情,陈天麟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,谦虚地回答道:“肖恩康奈先生!我并不会你们西方的魔法,我所使用的治疗方法,就是被你们西医认为伪科学,也就是我们华夏的中医治疗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肯?刘易斯先生已经醒来,我建议你可以为肯?刘易斯抽血做个检查,看看你口中的伪科学,在治疗癌症方面,到底有怎么样的效果!”

    华夏中医是伪医学,这个观念在肖恩康奈心底,早已经是根深蒂固,然而眼前的一幕,却是完全颠覆了肖恩康奈对华夏中医的认识,让他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,更是非常好奇,陈天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肖恩康奈听到陈天麟的话,让他忍不住想起跟陈天麟有关的消息,连忙对随他来到华夏的女助手吩咐道:“玛利亚!立刻为肯?刘易斯先生采集血样,然后借用医院的检测机器,检测肯?刘易斯先生体内的癌细胞值。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父亲昏迷了半个月后重新醒来,让安妮?刘易斯感到激动不已,她看到玛利亚拿着采血的器械,帮她父亲采血检查,这才想起将她父亲唤醒的陈天麟,连忙从病床前走到陈天麟的面前,心情激动地向陈天麟感谢道:“Eason;dr can!谢谢你救了我父亲!”

    陈天麟听到安妮?刘易斯的感谢,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得意,反而是非常谦虚地回答道:“安妮?刘易斯女士!其实你要谢的人并不是我,而是你自己才对!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西方人的眼中,我们华夏的中医,是一门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伪医学,在这种前提下,如果不是你鼓起勇气,把你父亲不远万里从美利坚送到华夏来治疗,就算我有办法医治你父亲的病,也救不了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正如陈天麟说的那样,当初决定把她父亲送到华夏来治疗之前,她曾经纠结了好久,最终考虑到她父亲的时日已经不多,她才鼓足勇气,将她父亲送到华夏来,结果她怎么也想不到,这才到华夏半天的时间,她那昏迷半个月的父亲,马上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安妮?刘易斯听到陈天麟的话,连忙对她助手示意了一眼,从助手那里接过自己的包包,随后从包包里拿出一张事先填写好的支票,感激地对陈天麟说道:“Eason;dr can!这是我和我先生的一点心意,请您一定要收下。”

    自从陈天麟的名声传开后,那些前来找他求医的病人家属,为了找他求医,或者是在做手术之前,总是会悄悄的给他送红包,但是陈天麟却从未收过一个红包,而此时面对安妮?刘易斯递给他的支票,陈天麟却没有拒绝,非常干脆地会道:“既然这样,这张支票我就收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天麟收下支票,让安妮?刘易斯感到非常高兴,因为在她的意识当中,陈天麟愿意收下支票,就意味着她父亲的病情有救。

    陈天麟收下支票后,亲切地对安妮?刘易斯说道:“安妮?刘易斯女士!我现在先给你父亲诊个脉,然后再决定后续的治疗方案。”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肯?刘易斯,非常清楚自己的病情到底多么的严重,当时他的主治医生曾经告诉过他,他的病情已经恶化,他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原本他以为自己即将去见去世多年的妻子,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在神奇的华夏被救了,让他感到更加意外的是,救他的医生竟然会那么年轻。

    肯?刘易斯看着站在病床前,为他把脉的陈天麟,语气虚弱地对陈天麟问道:“年轻人!我听安妮说,你仅仅只是用十几支长针,就把我给唤醒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陈天麟听到肯?刘易斯的询问,松开肯?刘易斯的手腕,笑着回答道:“肯?刘易斯先生!那是我们华夏中医的针灸之术,我除了用针灸唤醒您,还用针灸逼出您体内的有害物质,现在你体内的癌细胞值最多就是平日里的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Eason;dr can!你说的是真的吗?我父亲体内的癌细胞值,已经降低到平日里的一半?这是真的吗?”安妮?刘易斯听到陈天麟对肯?刘易斯说的话,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,脱口向陈天麟确定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陈天麟听到安妮?刘易斯的询问,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神情,笑着回答道:“安妮?刘易斯女士!肖恩康奈先生,已经带着您父亲的血样去做检测了,相信用不了多久,他就能够证实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陈天麟介绍到这里,稍微顿了顿,接着介绍道:“肯?刘易斯先生!安妮?刘易斯女士!考虑到肯?刘易斯先生!的病情非常严重,在短期之内我们只能采取辅助治疗,先用我们中医药膳的方式,帮肯?刘易斯先生!调理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Eason;dr can!药膳是不是就是用你们华夏的那些植物,也就是你们说的药材,跟各种食物搭配在一起熬制,然后用于食用,这对吗?”安妮?刘易斯听到陈天麟提到药膳,马上就想起他派人了解到的信息,好奇地对陈天麟问道。

    陈天麟听到安妮?刘易斯的询问,笑着点了点头,对安妮?刘易斯介绍道:“安妮?刘易斯女士!您说的没错,就是这种方法,将药性融合在食物当中,让肯?刘易斯能够品尝到我们华夏美食的时候,又能够起到治疗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!在我们医院大门右转,直走到最里面,就有一家药膳的店铺,那里的药膳的效果虽然不如我亲自制作的药膳,但却能够拥有养身的效果!你们可以去那里试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