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那头的神秘人,得知老鬼被刑侦支队带离榕城市局的消息,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来,转而浮现出狰狞的表情来,一声不吭就挂断了电话,随后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李西东!你这以为把人带到其他地方,我就没办法斩草除根吗?我看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!”

    两辆警车闪着警灯,一前一后朝着江城的方向飞驰而去,两个多小时后,当车子开下高速,沿着国道朝着江城的方向而去时,在距离江城市区不是很远的一处交叉口处,一辆满载沙土的土方车,正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车上一位中年人,看着手中的照片,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情,不过这股复杂的神情,很快就被坚毅的神情所取代,对着照片低声说道:“秀秀!你放心,只要爸爸做完今天的事情,你就能够获得匹配的肝脏,从玖不由再遭受病魔的折磨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中年人拿着照片喃喃自语的时候,他见到远处的坡底出现两辆闪着警灯的警车,双眸中浮现出坚毅的眼神来,随后启动车子,朝着爬坡钟的警车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越来越近的警车,中年人几乎能够看到警车里乘坐的人员,这时不知道为什么,他脸上的坚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下意识的抬脚重重的踩在刹车上,但是车上承载的重量,让高速飞驰的土方车,根本就无法减速,让中年人本能的搬动手中的方向盘,试图避开飞驰而来的警车。

    但是中年人的反应终归是慢了一步,飞驰的土方车从前面那辆警车上碾压而过,最终冲出路基,滚下山崖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跳车!”王永波看到从山坡上冲下来的土方车时,心中马上就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,这时的他本能的推开车门,一把抓住身旁的老鬼,并大声提醒车内的同事,随后拉着老鬼跳下警车。

    “小朱!”看到自己乘坐的警车,在顷刻间被土方车压成铁皮,负责开车的小朱因为来不及跳车,连车带人被土方车碾压成铁饼,让侥幸逃过一劫的王永波是睚眦目裂,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,对着血水直流的警车喊道。

    看到前面的警车,瞬间被土方车碾成铁皮,后面的警车马上停了下来,经管土方车曾经做出试图躲避警车的举动,但是警车里的这些刑警们,都清楚的知道,这辆土方车是冲着他们来的。

    “头!你没事吧?”小沈看到坐在地上的王永波,迅速的推开车门,快步跑到王永波的面前,看到王永波那裂开的警服里若隐若现的血渍,紧张地对王永波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沈!安排一个人下去看看,那土方车的司机死了没有,如果没死给我把他控制住了,另外给江城市局打电话,让他们马上派人前来支援我们。”小沈的喊声,让王永波终于恢复过来,尽管他已经预料到,这个组织的幕后之人想要杀人灭口,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,对方竟然会如此的猖狂,为了灭口连他们警察都敢杀,为了确保嫌疑人平安无事,他愤怒地对小沈做出指示。

    看到两名刑警下山寻找土方车的司机,两人负责救治受伤的刑警,王永波将目光转向惊魂未定的老鬼身上,脸上浮现出愤怒的神情来,对其质问道:“老鬼!你不就是觉得,你身后的人能够救你,所以才会跟我们装疯卖傻吗?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犯的案子,就算你背后的人能量通天,也无法让你平平安安的走出警察局,我们为了保护你的性命,才不得不将你带离榕城市局,现在却因为保护你,我的战友牺牲了,早知道这样,就应该让你留在市局当诱饵,等着那些人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正如王永波说的那样,看到省厅的人员之后,老鬼就认定有人会出面救他,所以才会一直装疯卖傻,直到他听到王永波的话,他才算明白,这些警察为什么要带他离开榕城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为身后的那些人某得巨额财富,到头来却落下被灭口的下场,让老鬼恨透了那些人,开口对王永波说道:“王队长!我说,我什么都说!”

    “头!江城市局潘局的电话!”就在老鬼表示愿意配合的时候,小沈拿着大哥大来到王永波的面前,心情沉重的向王永波汇报道。

    王永波听到小沈的汇报,强忍着后背传来的痛楚,从小沈手中接过大哥大,语气沉重的对潘增生说道:“潘局!我是榕城市局刑侦支队的王永波,我们在距离江城市七公里的扁担坡,遭遇车祸,目前一名队友牺牲,连我在内四人受伤,我担心对方见灭口不成,很可能还会实施二次行动,请你们派警力协助我们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潘增生,在接到小沈的电话时,为此而感到震惊与愤怒,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贩子组织后面的势力,竟然如此的猖獗,为了灭口连警察都敢杀,他听到王永波介绍的情况,马上对王永波说道:“王支队长!我现在亲自带队,前来支援你们。”

    王永波挂断潘增生的电话后,马上又按出李西东办公室的电话,没多久电话就拨通了,王永波听到李西东的询问声,强忍住背部和手臂的疼痛,向李西东汇报道:“李局!我们在即将到达江城的半路上,找到人贩子团伙的伏击,小朱牺牲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永波!你说什么?你们遭到袭击,小朱牺牲了!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王永波的电话,让正准备下班回家的李西东感到无比的震惊,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人贩组织,为了灭口竟然敢袭击他们榕城市局的车队,这让他感到无比的震怒,对王永波问道:“永波!除了小朱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人员伤亡,那两名嫌疑人安全吗?”

    “头!我发现不对,就体现大家跳出,小朱因为身上绑着安全对,所以没能及时跳车,我和刘伟,陈畅受了点轻伤,现在情况还在掌握之中。”王永波听到李西东的询问,简单的把眼前的情况,向李西东做了一个汇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