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,城市霓虹闪烁,长长的街道,五光十色的灯光在不停的闪烁,群芳斗艳般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钟,陈天麟和邱明辉两人坐着出租车,终于来到榕城世纪国际大酒店,陈天麟和邱明辉两人,在餐厅服务员的带领下,来到包厢门口,当包厢的大门被服务员推开的那一瞬间,一阵似曾相识的笑声,从包厢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伙快看!我把谁给带来了!”邱明辉抢先一步走进包厢内,连忙对包厢里的所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前世陈天麟在母亲出事之后,在姚庆东的安排下远离华夏,前往美利坚留学生造,这一去就是数十年的时间,结果导致他再也没有见过国内的朋友们。

    现在当他看到包厢内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时,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神情来,非常高调的喊道:“各位兄弟们,我陈汉三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邱明辉的喊声,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正对一位女孩献殷勤的张天伟,看到站在门口的陈天麟,整个人一下子从餐桌前窜了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陈天麟的面前,不满地对陈天麟抱怨道:“你这个家伙,我还以为你到火星上去搞研究了,整整快一个星期的时间,竟然连人影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尽管陈天麟听到的是一阵喋喋不休的抱怨,但陈天麟非但没有因此而感到不高兴,心底反而升起一股暖流,笑着回答道:“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情,从省城回江城后,我几乎没有住在家里,如果不是今天刚好在机场遇到邱明辉,恐怕我还不知道你这个万年好基友,正满世界找哥!”

    陈天麟的反应,让张天伟明显一愣,因为他发现一个星期不见,陈天麟仿佛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如果不是两人在一起住了三年多的时间,张天伟肯定会怀疑陈天麟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天伟并不知道,他曾经的好兄弟,已经是两世为人,回想到刚才邱明辉介绍的情况,张天伟好奇地对陈天麟问道:“老陈!你不是被你妈逼着回江城人民医院实习了吗?怎么会在机场遇到明辉?你不会是不像到江城人民医院实习,故意离家出走吧?”

    陈天麟听到张天伟的询问,看到在场的几位同学们,笑着回答道:“谁说我离家出走!我是被请到燕京去给一位病人做手术,结果没想到会在机场遇到邱明辉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这几年,你是三天打鱼,四天筛网,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医术,那个瞎了眼的会请你到燕京去做手术,那不是图财害命吗?”张天伟压根就不相信陈天麟说的话,笑着嘲讽陈天麟。

    对于张天伟的嘲讽,陈天麟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毕竟他们才刚刚走出大学校园,如果不是他母亲的那台手术,他最少要在江城人民医院轮科一年多,才能转正成为正式医生。

    这时陈天麟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来,笑着回答道:“伟哥!你不愧是我的好基友!竟然如此的了解兄弟我。”

    陈天麟说到这里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,坐在圆桌前的一位年轻女孩,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低声对张天伟夸赞道:“不过你这家伙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仅仅只是一周的时间,终于是把肖潇这朵带刺的玫瑰给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追求肖潇,张天伟是死皮赖脸的耗了两年的时间,为肖潇能够留在省城实习,他甚至动用了父亲的关系,让肖潇进入榕城实验幼儿园内实习,最终成功打动对方,彼此确定男女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张天伟听到陈天麟的夸赞,马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来,下意识的朝着肖潇看去,不过当他跟一位年轻人有说有笑的杨思琦时,脸上那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歉意。

    张天伟的反应,自然是无法瞒得过陈天麟的眼睛,他顺着张天伟的视线看去,见到坐在那里跟一位年轻人眉目传情的杨思琦,马上就明白张天伟的心情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世,陈天麟见到眼前的一幕,心情肯定会糟糕透顶,但是两世为人的他,早已经忘记前世的那段暗恋,对于眼前看到的一幕,陈天麟自然是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时陈天麟伸手拍了拍张天伟的肩膀,脸上浮现出毫不在意的笑容,对张天伟说道:“伟哥!俗话说的好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!虽然大家才分开不到一个星期,但对我而言就好像两个轮回,今天大家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张天伟并不知道,此时站在他面前的陈天麟,已然不是前世那性格冲动,做事完全不计后果的愣头青,更是早已经忘记杨思琦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陈天麟那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,本能的觉得陈天麟这是打算要闹事,低声对陈天麟说道:“老陈!坐在杨思琦身边那个家伙,他父亲是市文教局的副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非常清楚,毕业后如果没有关系,想要找个好的单位,几乎比登天还难,而那个家伙刚好能够解决杨思琦的工作问题,不怕你笑话,这次我之所以能够搞定肖潇,同样也是因为这个缘故。”

    对于张天伟怎么搞定肖潇,陈天麟其实早已经猜到,两世为人的他,更是清楚的知道,在未来二十年,华夏将进入拼爹时代,导致大部分的大学生毕业之后,几乎沦为打工阶层,一些女大学生,为了更好的生活,甚至不惜成为别人的小三。

    用那些女大学生们的话来形容,反正都是男人,用几年的青春,换取她们几十年的努力,很可能都无法换来的房子和车子,无疑是一件最赚钱的买卖。

    陈天麟听到张天伟的话,自然明白张天伟担心自己冲动闹事,他给了张天伟一个放心的眼神,笑着说道:“伟哥!像我这么博爱的人,怎么可能会为了一棵小树,而放弃整片森林,这并不是我的风格!你就放一百个心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