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志祥听到他堂哥的指责,马上就想起当初他堂哥对他的叮嘱,不过他并不赞同他堂哥的话,他好歹也是一家医院的院长,以其放下身段去巴结陈天麟,还不如想办法掌握陈天麟的把柄,然后利用这些把柄控制住陈天麟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堂哥的怒意,郑志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林凯峰,连忙帮其辩解道:“哥!我承认,人民医院能够闻名华夏,乃至闻名全世界,确实跟陈天麟有关系,如果我调到人民医院,那也是人民医院的一把手,有必要反过来巴结自己的下属吗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!当时凯峰也是一时气愤,结果才会无意中说出我要调到人民医院的事情,他……!”

    “蠢货!郑志祥你这个蠢货!我当初怎么会答应你,帮你运作这件事情,你以为陈天麟是柳忠明吗?当初我让你收集对柳忠明不利的证据,没让你们在医院内制造医疗纠纷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中医院的一把手,你觉得一场医疗纠纷,能够撼动柳忠明的院长宝座吗?另外我曾经多次提醒你,你能否调到人民医院,陈天麟是关键,你那小舅子是肿瘤科副主任的身份,你可以借这个机会,把陈天麟约出来,想办法跟陈天麟拉进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你这个蠢货不但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,竟然还在肿瘤科制造医患纠纷,甚至还让你的小舅子当众黑陈天麟,你知不知道整个人民医院的人事调动,必须要陈天麟点头,才能够正是通过。”郑志祥的堂哥听到郑志祥的回答,想到陈天麟在人民医院的地位,感觉气不打一处来,愤怒的打断郑志祥的话,大声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郑志祥听到他堂哥的咆哮,整个人彻底的惊呆了,因为这其中的信息,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识范围,让他忍不住开口回答道:“哥!陈天麟只是人民医院肿瘤科的主任而已,就算他是人民医院的招牌人物,工作调动一向都是由组织决定,怎么可能要通过陈天麟呢?”

    郑志祥的堂哥名叫郑志华,是蕉城卫生部门的副局长,当初郑志祥求他帮忙调动工作的事情时,考虑到郑志祥的前程,他非常爽快的答应帮忙,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,郑志祥面对他的叮嘱,竟然自以为是企图抓住陈天麟的把柄,以达到控制陈天麟的目的。

    听到郑志祥的回答,想到他刚刚获得的消息,让郑志华越想越生气,愤怒的反驳道:“郑志祥!陈天麟虽然是江城人民医院肿瘤科的主任,但是他还是国家保健局的教授,人民医院为什么会升格成为国家保健局附属医院,那也是因为陈天麟的缘故,龚大军能够在人民医院升格前期调过来,也是因为经过陈天麟的首肯!”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人民医院中高层会议上,陈天麟已经当众表示,只要他在人民医院工作一天,你就别想调到人民医院,你调到的事情就此作罢吧!”

    郑志华的回答,让郑志祥一下子惊呆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,小小的肿瘤科主任,竟然掌控着人民医院的人事任免问题,意识到自己工作调动的事情彻底作罢,郑志祥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的表情,开口问道:“哥!难道真的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就告诉你,想办法跟陈天麟拉进关系,这对你的调动有好处,结果你呢?却把我的叮嘱当中耳旁风,现在你还想要什么希望?另外你那小舅子做的事情,已经犯了行业内的忌讳,我劝你最好跟他撇清关系。”郑志华听到郑志祥的询问,一脸严肃地对其吩咐道。

    郑志祥听到张志华的吩咐,再次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林凯峰,不死心地问道:“哥!凯峰毕竟是帮我办事,您难道就不能帮他想想办法吗?”

    面对郑志祥的请求,想到陈天麟在华夏医学界的影响力,郑志华一脸严谨地回答道:“郑志祥!你真以为陈天麟只是江城人民医院的一名小医生吗?你知不知道他平日里出差是去干什么吗?他是去燕京给一些领导们治病,听说在燕京几位领导那里都挂了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还是咱们华夏首位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医生,在咱们华夏医学界有着一定的影响力,再加上治癌灵是他创办的制药厂生产的,你的小舅子,什么人不得罪,却偏偏得罪他,你觉得那家医院,愿意得罪陈天麟,收下你的小舅子?”

    得知陈天麟竟然在几位华夏巨头那里挂了号的消息,郑志祥这才意识到自己办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,后悔不已地回答道:“哥!我知道了!这件事情,我知道该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站在办公桌对面的林凯峰,看到郑志祥那一脸沮丧的表情,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念头来,他看到郑志祥将手中的话筒,放在电话座机上,连忙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姐夫!您大哥怎么说?”

    面对林凯峰的询问,想到林凯峰即将面临的境地,郑志祥一脸歉意地回答道:“凯峰!这件事情是我连累了你,这段时间你就当休假,在家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等风头过后,我再向办法帮你运作到我们中医院上班。”

    林凯峰原本还指望着郑志祥的堂哥能够帮他出面,让江城市卫生部门否决人民医院上报的那份开除申请,然后在风风光光的返回人民医院工作,结果没想到,郑志祥的堂哥竟然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被开除的事情,已经成为定局的林凯峰脸上浮现出不甘的表情来,一脸期盼地问道:“姐夫!您的堂哥可是交出卫生部门的副局长,只要他肯出面找咱们市卫生部门的领导,市卫生部门肯定会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嗒!嗒!嗒!”

    林凯峰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,几名穿着检查部门衣服的干部,从外面走进郑志祥的办公室,为首的一名干部看到从办公桌前站起来的郑志祥,从包里拿出一份传唤证,一脸严谨地说道:“郑志祥!我们是江城反贪局的,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